為什么全世界都有女性電影節?
頭條

2019-10-04 00:00:00



01

女性電影節遍布世界每個角落


女性電影節的概念在西方早已不新鮮,豐厚的理論資源與日益完善的社會理念提供了生長土壤,多年的運作經驗孕育出成熟的架構與良性的運行機制,使得女性電影節本身又能夠反哺社會,促進它的多元與平等。


從二十世紀初電影工業誕生起,女性就成為了參與者,到六十年代中期時,已經有兩百多位女性導演過電影了,但長期以來女性工作者都處于無名的狀態,在各類記錄之中始終缺席。值得欣慰的是,六十年代同時也是一個分水嶺,女性主義運動的興起和學界對女性電影的關注讓女性主體開始顯現。1972年,紐約第五大道電影院舉辦了世界上第一個女性電影節,女性在電影中所發揮的作用第一次得到了集中的展現。


在近半個世紀的時間里,女性電影節已經在世界各地生根發芽。


巴黎,以邊陲小鎮克雷泰伊(Créteil)命名的女性電影節已有四十一年的歷史,自1978年創立以來,致力于發掘女性電影人并提升她們的地位,而借由這一平臺,女性電影人們所進行的探索已超出行業的局限,主題豐富的論壇與研討會為開拓人類的價值觀念與精神自由做出了許多努力。


馬德里女性電影節以圓桌會、工作坊、講座等多種形式促進女性電影人之間的交流,目的是為本國從事電影行業的女性提供一個的平臺,涉及從教育、制作到市場投放的各個環節,為女性進入電影工業提供便利。

土耳其,作為一個在性別問題上相對保守的穆斯林國家,卻有來自民間自發的力量來推動電影節簽署合約,通過性別平等協議的方式來爭取男女導演參展比例的平衡。

首爾,亞洲最古老的女性電影節在這里創辦,為亞洲女性電影提供了難得的展示空間。尤其為韓國本土電影產業挖掘了一批優秀的女性電影人,在切實提高女性權益、反對性別霸權方面做出了卓有成效的努力。


02

“終有一天,我們不再需要女性電影節”

在世界的不同地區,女性電影人的狀況各不相同,但即便是在性別平等理念更為普及和深入的歐美,電影行業也依舊是由男性主導的,女性從業者的工作機會十分有限,女性電影節則提供了一個展示與交流的空間,不僅讓優秀的作品有更多的機會得到大眾的欣賞,更重要的是形成一個良性的機制,在理論與實踐層面提供更多的可能性。目前,世界上的女性電影節數量在不斷增多,這意味著每個女性電影節都可以作為一個節點,匯集起來成為相互連通的網絡,發揮更大的社會效用。


悖謬的是,如今我們依舊需要女性電影節為女性的作品爭取放映和傳播的機會,讓大眾了解女性視角與女性精神,也為女性從業者創造更多進入電影產業的機會,似乎“女性電影”與其他電影不同,但“女性電影”并不應該存在任何特殊性,這種劃分本身就沒有將“女性電影”與“男性電影”(如果存在這樣一種分類)放在平等的地位上加以考察。


圣安德魯斯大學電影學系主任與電影節研究學者蒂娜·艾歐達諾娃認為,最理想的狀態是,終有一天我們不再需要女性電影節。而如今,性別平等是一個遠未能實現的目標,在電影行業更是如此,女性電影節仍要在重重困境中發揮自己的歷史使命,為電影行業內外帶來一些改觀。



03

困境

女性電影和女性從業者所面臨的困境依舊是多重的,比利時布魯塞爾“她們的電影節”的創辦人瑪麗·韋爾梅朗認為女性工作者在職業領域會因傳統的家庭與生育觀念受到更多的束縛,在電影領域,女性也面臨著更多的挑戰與質疑,男性的視角與聲音占據著主流,女性的眼光卻往往被忽視,目前的女性電影的評選遠遠不足,這恰恰是我們需要改變的局面。


蒂娜指出,女性電影節實際上還只是一個很小的圈子,處于一個相對邊緣的位置,但其實女性可以拍出更好的電影,目前電影行業存在著性別的偏向,好像女性只能當好演員,但是當不好導演,這不過是一種偏見,女性應該得到更多的支持與認可。同時,女性電影節在為女性提供更多展示機會的時候不應被附加任何限制,“馬德里女性電影節”主席蒂亞戈·馬斯·特勒認為“女性電影”并非只是給女性觀眾看的,女性導演拍攝的電影類型不應受到局限;蒂娜也認為,不應該存在性別預設,女性導演有能力拍好任何一類影片,沒有機會才是最為關鍵的問題,女性導演之所以在紀錄片與短片中占有更大的比例,并不是因為她們只擅長這種類型,而是因為它們的預算更可控,對于女性導演來說,獲得投資經費是一件更加困難的事情。


更為現實的問題是,女性電影節的規模也要取決于經費、票房與投資,瑞典在這方面是一個楷模,瑞典政府規定女性參與的影片可以獲得政府的投資,這對促進女性電影的發展大有裨益,目前瑞典女性在電影業的參與度已經與男性基本持平。然而,在北歐之外的地區,現實的情況都會更加艱難,僅從從業狀況來看就不容樂觀,特勒指出,辦電影節的經費取決于觀眾和主題,在整個歐洲,女性導演的比例只占到12%,因此女性電影節的資金來源受到很多限制。


這個問題如果從源頭上看,又與行業自身的性別限制有關,蒂娜說出了一個非常令人無奈的事實,實際上電影學院的女生比例并不低,但畢業之后真正從事電影業的女性比例卻很低,可能只有20%左右的女性會從事與專業相關的工作,其中女導演的數量更為稀少,大部分女性會成為男性的助手。因此,要打破男性在電影業的壟斷局面,官方在政策上的扶持起著關鍵作用,否則女性的表達空間只能一再被擠壓,陷入惡性循環之中。


另外,女性電影節自身的力量或許有限,面臨著資金、發行等方面的困難,如果能夠聯結更多的外部力量,如婦女基金會、移民組織等,來改善女性電影的現狀,也將會是十分有益的嘗試。蒂娜從一個學者的角度對女性電影節進行了整體的考察,認為全球五十多個女性電影節之間的相互聯結還不夠強大,它們應該尋求彼此之間的合作來擴大的影響的效應。一方面是女性電影節與社會組織進行良性的互動,另一方面是女性電影節內部產生更緊密的聯系,都將從整體上帶動社會性別觀念的改觀。



04

柏林在行動!

目前,不僅是女性電影節意欲突破男性對電影行業的主導,主流的國際電影節近些年來也開始在性別問題上采取更多的行動,設置女性單元、關注性別議題以及提供女性電影人的參與比例,都是切實可見的進步。柏林電影節是一個優秀的標桿,今年女性導演參展作品的比例達到了45%,去年和前年連續兩年最后的大獎也都頒給了女性導演。


但威尼斯電影節的情況并不盡如人意,今年威尼斯電影節只有10%的參展電影是女性導演執導的,21部主競賽電影中只有2部來自女性導演,而媒體在宣傳上也更多地忽視了這些作品,本屆威尼斯電影節主席盧奎西亞·馬特爾就這種狀況表明了自己的意見,她認為強行分配性別名額的做法即使存在很多缺陷,但在性別不平等的狀況下別無他法,只有嘗試改變局面之后電影節才能向更多人敞開大門,而且作品質量并不一定會變差。


西方的很多電影節的確已經展開行動了,它們對女性電影人參與比例的保障已經達到了制度層面,即通過簽訂合約的方式來確保男女導演參展電影的比例盡量平等,盡管在亞洲還很少有電影節簽署類似的合約,但在主流的推動下,對女性電影人的關注度也在日益提升。至于是否存在更好的解決模式來推動平等,仍然是未來有待探索的問題,一方面要為女性提供更多的表達機會,打破男性的壟斷格局的確需要一些強有力的措施來加以保障;但另一方面,這是否會成為一種新的教條,造成新的性別對立局面出現,也是需要警惕的事情。最為關鍵的一點是,在平衡性別比例的同時堅持統一的藝術標準,將作品本身放在第一位,才不會失去電影節存在的意義和初衷。



05

女性電影展·如何在中國落地?

女性電影節與社會的關系是一個頗為宏大的話題,世界各地的情況有所不同,不同地方舉辦的女性電影節會依據其各自的社會狀況有不同的側重點,就社會影響而言也各有參差。如果將語境限定在中國,女性電影節的舉辦與發展或許有著更為獨特的社會意義。


中國對女性電影的關注度近年來在持續升溫,國內知名度最高的北京國際電影節和上海國際電影節也對女性力量愈發關注,2018年的北京國際電影節,女性的力量格外突出,15部入圍影片中有5位出自女導演之手,最佳影片和最佳導演兩項大獎也由女導演摘得;2019年的上海國際電影節則為女性電影人設立專題影展,放映阿涅斯·瓦爾達、維拉·希蒂洛娃、烏拉·施特克爾、洛珊·班尼蒂瑪、雪莉·克拉克與李少紅這些在電影界極具開拓性與先鋒性的影人的作品,讓大眾關注到女性電影人非同尋常的創造力。


近年來一個更為矚目的身影是落地于成都的山一國際女性電影展。作為一個有官方背景的女性電影展,山一在各個方面得到了更多政府的支持,這意味著從官方層面也需要更多文化的力量來推動社會思想觀念的進步,促進性別平等。電影作為當下最具影響力的媒介,能夠有效地向社會大眾傳播新的思想與視角,這也正是山一國際女性電影展創辦的立場:在大眾影片的范疇內,從女性視角出發關注女性議題。


在2017年創立之初,山一國際女性電影展的架構就展現出了自己的獨特性,它設立了展映、論壇、創投三個主要板塊,還有一系列配套的文化、公益活動。展映環節為女性電影人提供了更多展示的空間,為社會提供多元的觀察視角,讓大眾透過電影看到女性的更多可能性;論壇專門探討性別相關的議題,從女性的角度出發探討行業問題,推動電影業的自我更新與良性運轉;?創投會則為女性創造了更多進入電影產業的機會,體現了山一女性國際電影展影響整個電影產業導向的野心。


今年山一邀請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女性電影節主席及電影節研究學者,召開國際女性電影節主席論壇,就“女性電影節會給一個社會帶來什么”展開了討論,基于各自的經驗,大家討論了電影節的架構及策展方向,并從不同地域的社會狀況出發對女性電影人的現狀進行了分析。


從左到右分別為瑪麗.韋爾梅朗、李沫筱、羅珮嘉、蒂亞戈.馬斯.特勒


山一國際女性電影展的策展人李沫筱就中國的狀況闡述了自己的觀點,她指出山一創辦的初衷就沒有把女性電影展的重心放在“女性”這個詞上,山一不僅要關注電影行業的女性現狀,也希望借此推動社會的性別平等意識。另外,與西方女性主義理論及女性主義運動有著漫長的發展歷史,已經歷了好多個發展階段,而中國的女性主義發展變化并不是非常明顯,李沫筱特別指出山一在做女性主義精神策展單元的時候,國際上已經在進行第四波婦女解放運動了,就我們的社會狀況而言,前路還很漫長。因此,山一希望更多普通大眾能夠看到這樣的展,更多女性能夠關注到自我。只要讓更多的觀眾看電影,就會對社會有更大的啟發。


公益是山一通往社會的另一扇門,從創辦起山一就十分關注公益事業,不僅在過去的兩年間完成了“視障礙人群公益場放映”、“自閉癥兒童觀影分享”、“羌秀女性創業公益項目”等活動,今年還創立了“山一公益團”,為四川大涼山的孩子們帶來了藝術教育與性別教育的創作活動,以藝術為觸發點展開兒童的性別教育,社會觀念的轉變需要漫長的文化、教育滋養,孩子則代表著社會的未來,教育的點滴積累將會逐步改善社會的不平等性別觀念,這已經遠遠超出了電影或藝術的范疇。

?

06

我們的社會將會改變

女性電影節最基本的出發點是向社會傳遞女性的聲音和女性的視角,但最終的落腳點是平等。正如本屆山一國際女性電影展開幕片《春潮》的女主角郝蕾所言:“實際上藝術創作是跟性別毫無關系的,希望未來大家都能用一個特別平等的目光去看待所有女性電影人、藝術家和女性作品。


女性電影節不僅關乎行業內女性的生存狀況,它同時也為社會大眾打開一扇窗口,促進更為平等、多元的性別理念發展。我們依舊面臨著諸多挑戰:女性電影的曝光度問題、女性電影人的生存境況問題,以及在更為現實和具體的層面上,女性電影節還受到資金方面的束縛,但女性電影節對局面的改善已經產生了不可磨滅的效果,不僅是傳播與推廣女性電影,促進產業的合理化進步,還在思想與精神的層面上進行了更多開掘,對推動整個社會的性別理念進步有著重要的作用。


作者:安蒂亞


END.

投稿/合作:pmovie-learn


原作者:安蒂亞   
本文由 @頭條 原創發布于拍電影網,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分享到
0條評論 添加新評論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立即注冊
相關推薦
熱門標簽 更多標簽 >
Top 目前手机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