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瓶頸時,不妨看看這六個改善劇本的方法
佐爾巴

2019-09-19 00:00:00

拒絕陳詞濫調


在某個時候,所有的編劇都會遇到瓶頸。當你陷入困境時,很自然地會去尋找你知道的曾經奏效的東西:陳詞濫調。


當然,我們都想把自己的故事寫成最新穎、最出人意料、最生動的版本。通常,主要的挑戰不是想象力,而是時間。偉大的寫作需要時間。你擁有的時間越少,你就越有可能求助于一些老套的修辭來幫助你克服你所面臨的敘事障礙。



寫作是很困難的,即使你完全不是原創的,更不用說當你真的想做一些獨特的事情。我們都聽人說過你不能教別人寫作。我不同意——你可以教別人寫作。但我不知道你能否教會一個人對人性保持好奇心和觀察力,而這正是讓寫作變得鮮活起來的關鍵。


擺脫困境就是盡可能地拒絕陳詞濫調,把你的故事建立在你的角色做出的現實的、真實的人類選擇的基礎上。這是一門可能需要一生的時間來學習的寫作課。當然,這里也有一些快速的方法,讓你更有效地改善你的劇本。



通過強制選擇來設置鉤子


在劇本中,我盡可能早地嘗試寫這樣一個場景:主角必須在兩個明確的選擇之間做出決定。首先,我希望觀眾能夠做出一個決定,要么“這個角色像我”,要么“這個角色不像我”。


這兩種選擇都沒有錯。這一切都是為了你的故事。它給了觀眾一種如何與主角產生共鳴的直接感覺,他們是相同的還是不同的?



強大、清晰的早期選擇會讓你養成展示自己角色讓其做出實際決定的習慣。這些可以是劇本開頭的日常選擇,也可以是隨著情節的發展,在不斷增加的、無情的壓力下做出的選擇。


如果你的主角給人的印象太模糊、太呆板、太平淡,無法承載你的電影,不妨這樣做:在劇本的第一頁,創造一個場景,讓你的角色不得不在兩個選項中做出選擇,并有明確的結果。讓你的角色盡快向觀眾展示他們是誰。


《絕地計劃》


先忘了精妙的那一稿


我們都想寫出精妙的劇本,但是通常情況下,我們都是通過先編寫易于理解的版本,之后才能獲得精妙的版本。


通常情況下,第二幕模糊不清,是因為你沒有在第一幕中有效地向觀眾傳達你角色的目標。他們或多或少能理解其中的要點,但如果你問他們,他們不會馬上說出你的主角想要什么。這會讓你的第二幕顯得漫無目的。通常,當有人說你的第二幕太長時,這與頁數無關,而是因為他們從來沒有清楚地知道你要帶他們去哪里,或者他們為什么要去。



試著在第二幕的開頭寫一個場景,你的主角只是說他們想要什么。用清晰、直接的語言陳述他們的目標。


有沒有人需要看到你寫的那個易于理解的版本?沒有!但是這可能會幫助你意識到你實際上對這些目標也沒有一個清晰的把握:“我的主角的實際目標是什么?”“他們認為自己想要的東西和他們真正需要的東西之間的關鍵區別是什么?”


這就是寫這種精確場景的真正目的——梳理出你的主角的既定目標和你的電影為他們準備的真正目的地之間的沖突。


同樣,這個場景不需要在你的第一稿之后繼續存在。它的存在,只是因為它能明確告訴你之后發生的一切。然后,你可以把它拿掉了。


《甜心先生》

別回答得太快


一個好的第一幕并不難寫,因為它只是在問問題。問題并不難,最難的部分是答案。經典的講故事建議是:把你的英雄放在一棵樹上,朝他們扔石頭,然后再把他們弄下來。


我說的問題和答案指的是情節——為什么你的英雄上了那棵樹?他們會怎么下來?還有角色和主題好的第一幕向他們提出敘事問題、心理問題、哲學問題等等。但是在某個時候,你必須決定什么是最好的答案。你將在第三幕中列出你的最終答案,但是找到這些答案的途徑是在第二幕中,那一個不穩定的、偵查的中間部分。


我在早期草稿中經常看到的一個問題是,主角似乎在開始他們的情節之旅之前就已經擁有了所有的答案。他們沒有什么可學的,因為編劇已經知道他們要去哪里了。劇本創作時需要給你的角色注入一定程度的盲目性。你可能知道答案,但你的主角仍在尋找,犯下的錯誤會讓你的情節繼續向前發展。


《達芬奇密碼》


寫一個“假定”結尾


第二幕的結尾是劇本最難寫的部分之一。當我陷入困境時,我會這樣想:第二幕間歇是你的主角認為電影應該結束的時刻。這就是他們需要表現的方式,就好像他們在第二幕結尾所采取的行動將最終解決電影的本質沖突。


當然,他們錯了。他們不知道這只是100分鐘敘述中的70分鐘。他們的選擇適得其反。他們認為自己找到了答案,但他們的答案是錯誤的,或者至少是不完整的。電影還沒拍完呢,他們還沒有完成學習、成長和改變。


《雨人》


讓每個人的生活變得更糟


我們花了太多的時間和我們的角色在一起,我們漸漸愛上了他們。所以我們不想在他們倒下的時候再踢他們。在現實生活中,如果你在乎的人受傷了,你不會主動地讓事情變得更糟。


但我們必須讓我們的角色更糟。在壓力下做出的艱難選擇是你如何在故事和現實生活中發現某人的核心。當一切順利時,做正確的事情很容易。當一切都要完蛋的時候就很難了。熱愛你的角色,讓他們發生不好的事情,這樣觀眾就能知道他們到底是誰。



所以,如果你覺得被困在了第三幕,看看從第三幕開始到高潮的一系列事件,問問自己,“我的主角的情況是不是越來越糟了?”“還是我無意中讓他們逐漸變得更好,而沒有意識到我破壞了我的結局?”


回到英雄在樹上的想法:有時在第三幕中,我們無意中展示我們的角色緩慢但肯定地沿著樹往下走,一根接一根,離地面越來越近。他們四處解決生活中的一些小問題,建立工具來面對高潮的巨大挑戰。


這是完全合理的,甚至是現實的。但它往往會致命地削弱高潮,消除緊張并讓觀眾感到無聊。


《米爾克》


最好的結局往往歸結為一個選擇,一個重大的、改變生活的決定,無論主人公走哪條路,都會帶來不可逆轉的后果。如果從第二幕開始的所有事情都讓主角的生活變得更糟,那么最令人滿意的高潮選擇將會發生。不要讓他們小心翼翼地從樹上下來,讓他們跳下來。


《肖申克的救贖》


在故事的最后,展示真實的自我


在結尾,所有無限的講故事的可能性都消失了,你必須表明自己的立場:“我的故事是如何解決的?”“在去那里的路上,你可以用迂回曲折的手法和技巧來炫耀你想要的一切,但最終你必須做出最后的決定。”重要的不是可能發生什么,而是你,作為編劇,認為必須發生什么。


男孩遇見女孩。他們結婚后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嗎?他們最初的吸引力消失了,最終他們分手了嗎?一個人謀殺另一個人并密謀掩蓋它嗎?你有什么要說的?這就是你要寫的。如果你不這樣做,它會讓你覺得不真實。



所以,就像你的主人公應該在第一頁做出一個有啟發性的選擇一樣,你也必須在最后一頁做出一個有啟發性的選擇。一個編劇可以隱藏在自己的劇本中,隱藏自己的真實信念,帶領觀眾走上一條敘述的道路,這條道路上有無數潛在的結局……直到最后。這就是你必須展現自己的地方。如果你不這樣做,你的結局將永遠不會真正落地。


當然,你可以寫一些結構上可行的東西,把情節串在一起,以一種令人愉快的簡圖方式解析角色的弧線。但它不會像你最喜歡的電影結局那樣影響觀眾。如果你不試著去實踐那些讓你一開始就想要寫作的電影,那為什么還要費心去寫呢?



就像你的角色一樣,作為一名編劇,你也會做出好的和壞的選擇。而且,就像你的角色一樣,大膽做出的強有力的選擇總是比軟弱做出的膽怯的選擇更有趣。


所以做出選擇吧,你以后可以隨時重寫。事實上,你會的。


作者:Elan Mastai

編譯:佐爾巴;僅用于學習和交流

來源:creativescreenwriting.com


   文章來源:未知 

本文由 @佐爾巴 原創發布于拍電影網,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分享到
0條評論 添加新評論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立即注冊
相關推薦
熱門標簽 更多標簽 >
Top 目前手机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