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送我上青云》導演滕叢叢: 荒誕和幽默,是這個時代的禮物
頭條

2019-08-19 00:00:00

拍電影網(Pmovie)專訪《送我上青云》導演滕叢叢。



《送我上青云》大概是8月上映的電影中氣質最為獨特的一部了。


這是一部以女性視角切入,講述她們在面對生死、情感、家庭、社會等種種困惑和挫折后,如何努力勇敢解決和找尋出路的故事,同時展現了當下獨立打拼女性的生存狀態和境遇。它探尋女性更隱秘的世界,很鮮見地關注于女性的生理和心理雙重層面的健康問題。


姚晨所飾演的女主角盛男,在尋求自我之旅中,一次次碰壁,雖然摔得鼻青臉腫,但依舊能夠用自己的勇敢、幽默、毒舌、堅強,繼續與生活斗下去,最終抵達自己的內心彼岸。盛男仿佛是千萬個在城市中打拼的年輕人的縮影,她的經歷撫慰和溫暖每一位獨孤的個體。


正如導演滕叢叢對片名的詮釋:“‘好風憑借力,送我上青云。’也是一種氣魄,雖然微不足道,但我獨一無二,在見多人生疾苦之后,知道可能這些事情本身是不好的,但依然可以憑風借力上青云。”女主角盛男在卸下自己沉重外殼之后,也明白了該如何向上努力地活著。


導演 滕叢叢


《送我上青云》作為初出茅廬的新人導演滕叢叢的銀幕處女作,創作陣容頗為強大,集合了著名演員姚晨、攝影指導林良忠(《推手》《喜宴》《飲食男女》《驢得水》)聲音指導溫波(《讓子彈飛》《一步之遙》)剪輯指導張一凡(《太陽照常升起》《瘋狂的賽車》)等華語資深影人。在前輩們的幫助下,身為女性導演的滕叢叢從自己的體悟出發,以詼諧荒誕的表現方式,在影片中探討了生與死、愛與性、文明與荒蕪等多元而深刻的主題。影片高質量完成之外,還完整地保留了導演的作者化表達。


在影片上映之際,拍電影網Pmovie有幸專訪導演滕叢叢,向她了解《送我上青云》的幕后創作故事。

?


Pmovie:您為什么會選擇創作這樣的故事來作為自己的銀幕處女作。


滕叢叢:大多數的創作者,第一部作品可能跟自身都有關系。我30歲的時候,其實對于未來,還有很多迷茫和想要表達的東西。對自己又有很多想法和要求,而這些想法實現起來卻并不容易。有種求而不得,想明白的事情我明白不了的感覺。我很努力,但總覺得很徒勞,所以想從中國電影作品或者是書里去找這樣的女性,她們是如何解決和度過自己的的迷茫時期,不過卻找不到。


那我自己是不是應該來創作這樣一部電影,關于在中國當下城市里獨立打拼的三十幾歲女性,她們對人生的一些困惑和迷茫是去如何解決的故事。最開始,我有點想寫一個都市小品。但是隨著年紀和閱歷的慢慢增長,其實內心的(對想要表達的)疑問在不停地在擴散,有一部分得到解決,另外一部分沒有解決的疑惑卻更加深刻。


劇本是從14年才剛開始寫的,其實到了第七稿之后,我就只用日期來命名了,因為已經很難分清楚具體是第幾稿了。寫劇本的3、4年時間里,我對電影的口味也有了一些變化。這其中,楊德昌導演的的《一一》給了我很大的啟發,它也是在講人與人之間非常復雜的關系,但是敘事方法更高級,更冷峻,更客觀。

?


Pmovie:片名《送我上青云》是如何來?


滕叢叢:“好風憑借力,送我上青云”這是《紅樓夢》里薛寶釵所作的詩句。《紅樓夢》是我最喜歡的一部小說,不過也喜歡毛姆的《人生的枷鎖》。《人生的枷鎖》講的是個人的成長,而《紅樓夢》,則更像是一個社會,有著復雜的人脈關系和中國人的人情世故在里面。幾乎每兩三年,再拿起來重讀,我都會有新的收獲和體驗。


我很喜歡薛寶釵,她身上有種豁達和明白,這種通透是我沒有的。我常常感到人生很困惑和迷茫,以及有思而未果糾結的時候。但是薛寶釵你看她,那么年輕的一個女孩兒,她身上似乎沒有這樣的苦惱。她那種見過人間疾苦之后的豁達,就好像是在面對周遭世界很多不好或者不堪的時候,依然可以從渾濁中找到自我存在的價值。


有句話這樣講:世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就是當認清這個世界的真相之后依然熱愛它的人!這樣的人,大概是我想要講述的。所以那句“好風憑借力,送我上青云。”也是一種氣魄,雖然微不足道,但我獨一無二,在見多人生疾苦之后,知道可能這些事情本身是不好的,但依然可以憑風借力上青云。


盛男本身是很憤怒的,對于很多事情她會從自己主觀角度出發,對這個世界也有非常多的意見和批判。但在經過這一路的生命之旅后,她能夠明白有些事情是無法改變的,也不可能因為她而變得更好。在遭遇很多不如意和挫折失敗之后,她終于明白,自己依然微不足道,但是可以憑風借力。

?


Pmovie:片子是從什么時間開拍的,大概拍多久?創作過程中有什么特別難的地方嗎。


滕叢叢:拍攝是從2017年12月開始,到次年1月殺青,一共拍了39天。 當我完成劇本后,就開始考慮合適的主創來組建拍攝團隊。監制姚晨老師,也是這部戲的主演,邀請來了攝影指導林良忠、剪輯指導張一凡、聲音指導溫波。張一凡和溫波老師都是和大姚在《找到你》中合作過的,她非常欣賞他們。


我作為一個新人導演,很多臨場經驗都是欠缺的。不過幸運的是,與前輩們一起工作,他們會給我很多建議。老師們都非常專業,他們各自專注于自己的領域,不會逾越,也不會把所認為的特別好的想法強加給我。

林良忠老師很有文人氣,他看過劇本之后,給我們寫了一千多字關于故事和人物的想法。他沒有從攝影、影像角度上來考慮,而是首先是如何去理解這些人物,這些人都是什么樣的人?林老師認為這是一部講自我尋找的戲,關于一個人對自我和世界的認識、重塑。


我們在合作過程中,林老師會給一些意見。當時寫劇本的時候,正好北京有霧霾,我就想找云霧繚繞的山的景色,可以跟城市里的霧霾有一個呼應。后來我們在貴州找到想象中的山景。日本有個很有名的攝影師杉本博司,他有套作品叫做《墓碑》,拍的是“9·11事件”中的雙子塔,霧中雙塔就好像兩個墓碑一樣。我跟林老師說,希望片子里所呈現的城市也能有這樣的效果。


最后我們是在貴州完成的這一部分,當時陰雨天,水汽下沉,霧氣上升,只要在后期調色時候往畫面里加一點黃,就變得特別像霧霾了。對于拍霧,林老師很興奮,他認為貴州景色跟他去過的很多地方都不一樣,特別好。



劇本修到最后一稿之前,我帶了一個助理,支了3萬塊錢,從北京一路南下去找我心里面想要的山景。杭州、江西、桂林等等都走過了,最后只有到了貴州,才覺得這個地方特別對。因為其他一些城市都已經被開發了,旅游的痕跡太重。貴州,有一種非常原生的、野的東西在那。它的大山大水,霧氣蒙蒙,還有很多當地人習以為常的很漂亮的奇異景觀,也不會被圈起來去做旅游區。我覺得這個地方特別好,很鮮活的,但人又很俗,那個俗不是不好的俗,而是接地氣的俗。


不過選這樣的景,其實對我們制片組來說是比較困難的。有場戲,是盛男的第一次去山上見李老。那個山是我們特地去找的,真的是濃霧,來回車程得6個小時。對于我們來說,劇組一天工作時間是12-15個小時,然而車程和上下山就占用了很大部分時間,所以真正用來拍攝的時間大概只有四五個小時。在沒有看到場景的時候,我們制片人其實很不理解的,為什么要跑那么遠去拍這個場景。而當我們真正到了之后,每個人都很興奮,覺得值了。因為濃霧之中那種感覺是很奇異的,在一個很高的山上仿佛是仙境一樣。

?

Pmovie:對于盛男這個角色,您是如何與姚晨溝通的。作為新導演與一位極有表演經驗的優秀演員合作,有壓力嗎。


滕叢叢:我認為導演和演員的關系是,你既然選擇了她,就要相信她,她一定會很好的完成角色的。我和大姚老師的溝通從前期就開始了。在劇本圍讀會上,我和她詳細聊了盛男這個角色,所以到后面拍攝的時候就放手讓她去演了。因為大姚她已經很喜歡這個角色了,并且內心中有很多想法想要去詮釋。她會在人物對白和故事的基礎上,把自身的一些狀態和理解融進去演,并且設計一些自己的動作。


導演滕叢叢與姚晨在片場


有一場戲,大姚的表演特別震撼我。盛男跟媽媽吵架的這場戲,拍完之后,在監視器后面的大家都感動哭了,包括我,因為我在現場一般都是很冷靜的。這場戲里,大姚的鞋子被扔到河里去,是演員表演即興發揮的。即興的這條我們都覺得非常好,媽媽扔掉了她的鞋子,盛男還特別舍不得,又往欄桿旁邊看了看,試圖想看看鞋子掉哪了。這個細節,大姚處理的非常好。因為像盛男這樣一個人,其實就算吵架你把鞋子扔掉了我還是有點舍不得。這種人物的舍不得還有點小幽默。


這段在后期處理的時候,聲音指導溫波老師加了一個鞋子掉進水的聲音。其實現場下面就是一片草地。這個噗通的水聲出來,效果就更足了。我們這個片子,是大家各自用自己的聰明才智匯聚而成的。

?

Pmovie開拍之前會畫分鏡嗎?


滕叢叢:是做了分鏡,但是說實話像我們這樣一個體量的片子,它不是那種科技大片,有特效,必須要嚴絲合縫,按照分鏡來,因為差錯一點,就要改動很大。《送我上青云》?某種意義上是比較人文的,主要講人和人之間的(關系),拍攝還是要以演員為主。現場的表演是最重要的,如果演員覺得這樣演比較舒服的話,那分鏡會按照他來改。畫分鏡對于我來說是心里有個底,但是到了現場,往往會根據表演、機位等等有很大的調整,我盡量爭取能在現場拍到最好的戲。

?


Pmovie:這部電影的影像風格比較有詩意和意境。您是如何與攝影師林良忠老師合作,確定影像風格的。


滕叢叢:其實最初我想要比較多的運動鏡頭,在分鏡中也畫了很多。但是到最后因為各種原因以及制作成本的控制,我們沒有匹配移動組,甚至連軌道都用的很少。再加上很多場景都是山地,這種情況下如果你不是有充足的的人力和財力,鏡頭想動起來是很困難的。


初衷的改變,讓我在前期拍攝,度過了一個不太適應的階段。于是我經常會問林老師該怎么拍。林老師他是一個伯格曼迷,天天都在聊伯格曼。他會拿出很多伯格曼的電影劇照,就像點菜一樣,給我們看,想要什么樣的構圖,想要給顧客賣了什么東西。我們從大師的一些影像當中去汲取靈感,經過溝通,現場再做擺布和調動。


Pmovie:片子由盛男出發,不過似乎不是通過她的視角去看周遭,而是散點視角分別寫其他人物。敘事視角的變化您是如何考慮的?如何看待荒誕和黑色幽默的表現手法?


滕叢叢:我感覺,荒誕和幽默的東西越是當下的就越有意思。我們社會現在發展得太快了,什么樣的人都有,什么樣的事情都會發生,這其中就充斥著非常多的荒誕和幽默,這就是我們生在這個時代的禮物。


我覺得當下的故事最鮮活、最具備力量、最能夠跟現在觀眾產生共情和互動的。未來你也不知道如何,但電影已經發展這么多年了,要說還有什么故事沒有拍過,那就是當下的故事沒有拍過。


其他人物視角的出現,是因為我自己也不想局限于只講一個女人在30歲這段生命歷程,當然這段歷程也很重要。片子當中雖然有很多的配角,但是唯一一個成長型的人物就是盛男,我們也是一路以她的視角把這些人和事物串在一起。


一個人在成長過程中,會遇到形形色色的人,他們除了給你的成長一些功能性的作用之外,每個人物也應該是獨立的個體。我覺得一個負責的創作者,不能說塑造的人物,因為是個配角,他就是片面化的。

?


Pmovie:片子中所出現的男性,感覺上諷刺的筆墨更多,更狠,與女性角色也是很對立,卻又能有一種恰到好處的“度”,使他們不至于一無是處,并非單純的令人討厭。您是如何把握這個“度”的?


滕叢叢:我感覺這個不是“度”,而是一種對現實的臨摹。生活中就是有這樣的人。他們真的存在的話,我們的電影為什么不可以講。因為我們市場有太多的男性視角的電影,從男性角度看男性,但我覺得不客觀,是不是得看看女性是怎么看待的。女性的心理是怎樣的,我覺得那才是旁觀者清。不應該是排斥或者拒絕不同的聲音和視角,而應該是去慢慢的接受。或許有些人會覺得不太舒服,但我們希望有一個接受的過程。



我即便是對這些男性進行了諷刺,但是有寫他們可愛的一面。每一個角色都有自身的優點和缺點,都有可愛的和可恨的。包括媽媽和盛男,她們兩個也不是完美的,兩個人身上各自有很大的毛病,甚至是不讓人喜歡的地方。人性都是復雜的,沒有單一的好人或壞人。所以我覺得大部分的觀眾接受起來還是比較容易的。

?

Pmovie:影片中有很多“無”和“空”的景觀意象,比如無人的圖書館、漂流的棺材、大火燒盡后的荒野。


滕叢叢:劇本里面本來就是要這樣講的,因為你所要探討的東西,一定要把它給表象化,或者意象化,它才能夠更明確一些。我不想給觀眾那么大的壓力,但也要把畫面呈現給他們,讓他們能看到這些東西,然后多少產生一點聯想。片子中所付出的很多的心思和想法,如果觀眾能理解60%或者70%,我就已經很開心了。

?


Pmovie:兩位主要男性角色的出現,對于盛男有怎樣的影響。


滕叢叢:他們倆給盛男挺大的影響,但其實片子里每個人物都是盛男成長變化不可或缺的推動力,包括李老和他的兒子、她的母親,甚至她的父親。在感情上,劉光明和四毛是兩個極端。比較淺顯的講,其實盛男最后的快樂和愉悅是自己給自己的,她在剛開始的時候也去找四毛,也去找劉光明,但都得不到。不管是人家不愿意給還是盛男自己,哪怕到最后跟四毛有一場性愛之后,最后的快樂還是源于自己。我們簡單外部看一個人是沒有用的,要往內在看。

?


Pmovie:關于瘋子角色的安排。


滕叢叢:我覺得片中有兩個很自由的人物,一個是瘋子,一個就是李老。瘋子他是一個功能性和意向性的人物。


他們是兩個極端的自由。李老是得到世俗的成功之后,有隨心所欲的權利,所以大家對他進行贊同或者說不予評價,沒有人能夠約束他了,他很自由。瘋子是活在世俗約束之外的,不受道德規范的。這兩個極端的自由是盛男都得不到的。人生有非常多的束縛和壓力,她想得到別人的尊重,想有一筆錢想活下去,她甚至希望別人能夠愛她,得到愛,這都是她活著的束縛和欲望。

?


Pmovie盛男的服飾其實是隨著情節發展而變化的。做了怎樣的設計考慮。


滕叢叢:服飾這塊,其實大姚自己有很多想法。她是一個對自己所塑造的角色有非常多要求的人。我們也會去嘗試看如何設計比較合適。你看到,其實剛開始,盛男的衣服就像她的鎧甲一樣,皮衣、夾克、馬丁鞋、大背包和帽子,都是這類的,好像要把自己武裝起來一樣。后來慢慢的,她的帽子摘掉了,衣服變成比較柔軟細膩的質地,鞋子也換成了普通的球鞋。服飾的設計是一種對盛男放掉自己強硬外殼,變得可以和接受現實的過程的詮釋。

?

Pmovie:給新人創作者的建議。


滕叢叢:去寫一個好的劇本吧,這樣你就有這塊敲門磚了。如果你一直很懶,一直對自己狠不下心寫劇本的話,就算你得到一筆投資或是一個創作的機會,這個過程也會很艱難的,中間也會發生很多的問題。很多人在拍自己第一部片子之前,都在過一種生活就是一邊賺錢養活自己,一邊在創作。賺錢養活自己很重要,但重心一定是放在劇本上的,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只要你有好故事,你就不會被人埋沒。當時我這個劇本其實在第二、三稿的時候,就有人想投資要拍了。那個時候給個三四百萬就可以去投拍。但我覺得還不夠好,還是想希望它更好,所以堅持了一下。然后才有了后面更好的資源和演員進來。

想拍片,就一定要寫劇本,要對自己夠狠,一定要把劇本做到一個高度,這樣才能吸引到更好的演員和更多的投資,因為現在市場對青年導演非常友好的。謝謝。



-FIN-

投稿/合作:pmovie-learn


原作者:良箴   
本文由 @頭條 原創發布于拍電影網,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分享到
0條評論 添加新評論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立即注冊
相關推薦
熱門標簽 更多標簽 >
Top 目前手机行情